首页 科技内容详情
免费足球推介(www.9cx.net)_“堪比BBA”的神车宝沃申请破产清算,北汽为何“不待见”宝沃?

免费足球推介(www.9cx.net)_“堪比BBA”的神车宝沃申请破产清算,北汽为何“不待见”宝沃?

分类:科技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由于财务枯竭、无力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4月8日,北汽福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600166)发布公告称,北京宝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宝沃)于2022年4月8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决议依法申请破产清算。

公告显示,宝沃成立以来亏损严重,为偿还历史债务将资产抵债或抵押,加之受实际控制人引战失败的影响,资金链断裂,融资困难,债务出现严重危机,至今未能恢复生产。


北汽福田表示,公司对宝沃借款、往来欠款、担保事项以及公司持有的北京宝沃股权事项回收等将计提大额减值准备,上述减值预计影响2021年度利润总额-47.04亿元左右。另,考虑公司因持有北京宝沃的股权确认投资收益等,预计共影响2021年度利润总额-53.26亿元左右。


早在今年1月27日,福田汽车发布公告称,宝沃因资金枯竭无法继续维持运营,已进入停摆状态。随着生产经营停滞,宝沃存放于密云工厂内的资产被法院整体查封,短期内不存在引入新的资金恢复生产的可能。此外,宝沃对外负债基本上已逾期,资不抵债。


其实,去年6月21日,宝沃汽车就被传出即将进入破产程序。虽然宝沃汽车方面并未回应,但外界对于这一消息并不感到惊讶。宝沃破产的消息,在经销商眼中也不是什么大事,宝沃的生死早已与他们无关。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21年北京宝沃(SUV)累计产量为零,累计销量为3612辆,同比下降58.5%。2016至2021年间,北京宝沃产销量均在2019年达到最高值54528辆,2020年锐减至8703辆,且近6年总销量大于总产量,清仓库存为7612辆。


《财经天下》周刊拨打了部分宝沃官网经销商联系电话,不少门店电话已无法接听,即便拨通的门店也纷纷表示早已退网。


“店快黄了,宝沃的产品都不行了,我们已经快一年不卖新车了,但售后维修还是有的,修车的话只能是自费。”一位宝沃品牌经销商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虽然,宝沃汽车已经正式申请破产清算,但对于数十万名曾为“德味情怀”买单的消费者而言,车辆售后维修保养无疑是关注焦点。

4月8日,在宝沃汽车官网首页上一封《致广大宝沃车主的公开信》非常醒目,这封信中承认宝沃的债务危机,面临破产境地,而宝格沃汽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宝格沃)将全面承接宝沃汽车售后服务责任,并按原售后服务政策继续为车主提供维保服务和配件供应。


“宝格沃是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专门为宝沃汽车售后车辆维修保养和配件供应重新成立的一家公司。车主依然可以到宝格沃授权网点进行维修保养,目前已经开通的网点达130多家。”宝格沃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但是现在所有门店都不卖新车了。”


在一些汽车销售平台,宝沃的库存车目前的售价为6万元,而2016年这款车的售价还是18万元。一些经销商说:“我手上的宝沃配件都已经卖了废品”。


北汽福田难以消化的“德味”


宝沃品牌创立于1919年的德国,1961年经营不善破产。2014年,为了发展乘用车,北汽福田汽车(600166.SH)斥500万欧元从Borgward AG公司收购已经破产半个世纪的宝沃品牌,在中国SUV蓝海下,试图借力宝沃的德系基因这一剩余价值,编织自己的乘用车梦想。


复活路上的宝沃并非没有迎来“高光时刻”。2015年,在北汽福田的主导下,宝沃汽车正式成立。当时的宝沃自诩曾是“德系四强”,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比肩奔驰、宝马、奥迪的德国品牌,试图直接打造出品牌的高端形象,获取市场份额。


推出即巅峰。在当年法兰克福车展上,宝沃推出首款SUV车型BX7。或是中国人对德系车具有天然的好感和偏爱,2016年4月,宝沃BX7一上市就获得市场追捧。初次接触宝沃的人,都被“BBBA”和德国制造4.0“洗脑”。


当时BX7月销量可达5000辆,推出首年销售近3万辆。创业初的2016年和2017年,宝沃分别实现3万辆、4.4万辆的销量。然而从2018开始,SUV赛道竞争加剧,缺乏品牌和产品核心竞争力的宝沃开始溃败,销量下跌至3.3万辆,同比2017年跌去了四分之一。


“到了北汽福田手上,宝沃汽车早已失去德国技术底蕴和传承,仅仅是一个空壳和品牌。北汽福田只能用自主技术去盘活宝沃品牌,从车系研发到底盘三大家,其实都是‘北汽福田制造’。这时的宝沃其实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自主品牌了。”一位业内人士介绍。


在部分汽车行业中的人看来,宝沃就像观致,仅仅是整合了全球汽车业内精英重新打造的全新品牌。在普通消费者眼里,宝沃披着“德国血统”的外衣,本质上却是商用车企北汽福田孵化的自主乘用车品牌——从1961年破产开始,宝沃的产品和技术研发已断代超过50年,“复活”后,技术积淀和品牌积累上都需重新构建。


没有核心技术的“伪德系”“伪豪华品牌”被识破后,加上“终身质保”下的车辆频频被投诉油耗过大、电瓶故障、发动机噪声大、漏防冻液、发动机烧机油、转向异响,售后服务态度等问题,宝沃汽车销量一路下坡。


2017年,宝沃BX7月销量下滑至3000辆左右,新上市的BX5销量也不尽人意,与此同时原宝沃高管纷纷出走。更糟糕的是,自2016年宝沃汽车首款车型BX7上市以来,北汽福田和宝沃就进入了亏损状态。


由于销量低迷、亏损严重,自己花钱买来并打造的品牌并没能带来增益,无奈之下,北汽福田只能选择卖掉宝沃。


北汽为何“不待见”宝沃?


请注意,宝沃自身的业绩,只是这家面临淘汰汽车品牌故事的一半。另一半,取决于宝沃不同时期的主导方。


宝沃被出售的主要原因在于自身效益不好,加上乘用车又是比较烧钱的项目,北汽福田商用车利润已经无法支撑其发展,需要引进战略投资者。

,

免费足球推介www.zq68.vip)是国内最权威的足球赛事报道、预测平台。免费提供赛事直播,免费足球贴士,免费足球推介,免费专家贴士,免费足球推荐,最专业的足球心水网。

,

对于宝沃而言,主营商用车的北汽福田在乘用车上并无积累,无论是渠道上还是产品研发上,都无法给宝沃以足够支持。而北汽集团持有北汽福田超过27%的股份,是后者第一大股东。然而,在乘用车上有更强积累的北汽,却也并未给予援手。


彼时,北汽集团正在筹划重返A股,宝沃一度成为“绊脚石”。《财经天下》周刊了解到,北汽集团旗下乘用车业务被纳入在“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汽车)”中,与北汽福田分属不同业务板块,但随着宝沃的出现,北汽福田与北京汽车存在同业竞争风险。


有业内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北汽本不希望福田涉足乘用车,更何况宝沃自身业务并没有太大起色。当时,北汽内部讨论的解决方法有两个:一是将北京汽车并入上市公司福田汽车中,二是北汽福田剥离宝沃,北汽选择了后者。


期间,宝沃再次陷入尴尬处境。一方面,主导北汽福田乘用车落地的原北汽福田汽车总经理王金玉辞职,宝沃前途未卜;另一方面,宝沃的品牌属性遭遇质疑,营销陷入僵局。此时,宝沃需要打造一个全新概念,快速走出泥潭。


这时汽车圈中被誉为“营销鬼才”的杨嵩被推向前台。2018年初,他在出任宝沃汽车集团总裁后的首个发布会上强调,宝沃的品牌属性即中国资本控股的德国品牌,并极力渲染宝沃的汽车工程师文化。


只是,接下来的几个月,这个长达3小时的发布会上所提及的提振销量的举措和营销军规,也未能让宝沃扭转亏损局面。有消息称,杨嵩加入宝沃是意向投资方的建议,宝沃将作为北汽混改的一块“试金石”,而杨嵩执掌宝沃的目的,是北汽集团高层有意将宝沃从北汽福田剥离。


一方面是投入过大却得不到回报,另一方面自身业务也遭遇重创,2018年北汽福田汽车遭遇历史最大亏损,营收创下五年历史最低,净亏损达35.75亿。


根据福田汽车财报,2016年至2018年,宝沃汽车销量分别为3万辆、4.4万辆和3.3万辆,营收分别为45.39亿元、57.6亿元、30.6亿元,净亏损分别为4.84亿元、9.85亿元、25.4亿元,累计三年亏损40.14亿元。


宝沃已成烫手山芋。2018年10月,北汽福田对外挂牌转让宝沃67%的股权。两个月后,神州优车以长盛兴业实体名义拿下宝沃67%股权,2019年3月完成正式交割,交易金额为41亿元。截至目前,神州优车持有北京宝沃75.21%的股份,福田汽车持股24.79%。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4年到出售宝沃,北汽福田汽车在宝沃身上花费的资金高达100亿元。剥离了宝沃的北汽福田汽车,正在迅速回血。2019年,北汽福田扭亏为盈,净利润为1.9亿元,2020年为1.5亿元。


2021年,北汽福田公告称公司业绩将由盈转亏,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50.35亿元左右,但若扣除宝沃事项相关因素影响,公司2021年利润总额约为3.55亿元左右。


宝沃终成“弃子”


曾任神州优车和宝沃董事长的陆正耀没有想到,被自己视为“最重要一块拼图”的宝沃,也会在瑞幸咖啡爆雷的连锁反应下迅速崩溃。


收购宝沃之前,陆正耀“神州汽车生态圈”的构想,已经基本成型,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神州买车等构建了神州租车、网约车、二手车、汽车金融业务的闭环。收购宝沃成为了汽车业务生态的重要一环,陆正耀当时希望通过宝沃汽车为旗下租车公司提供车源,同时宝沃作为造车平台,还可以生产其他品牌汽车。


无疑,宝沃所涉及的汽车制造的确是撬动神州优车金融、二手车、租售业务的关键,通过这张汽车版图的大网,整个“神州系”开始牵一发而动全身。


《财经天下》周刊从港股上市公司神州租车的财报中看到,2019年神州租车最大供应商的采购量占其总采购量的比重高达60.53%,最大供应商便是宝沃。这就解释了,宝沃汽车为何能够在2019年实现销量巅峰。


2019年1月,陆正耀宣称,要通过“产业链改造和平台赋能,全面实现产销分离、渠道重塑,重构汽车消费,”由此推出神州宝沃汽车新零售平台。此时,其刚将宝沃收入囊中仅一个月。


陆正耀计划似乎很完美——通过神州租车全国的网络,为宝沃推出了深度试驾、零首付购车、90天内无理由退车等服务,但未曾想,在渠道端却引发了整个经销商网络普遍不满。从2019年开始,很多自“福田时代”开始跟随宝沃的经销商要求退网。


2020年之后,受到瑞幸咖啡财务造假的影响,“神州系”开始崩盘。神州租车在2020年业绩暴跌,不得不缩减采购,宝沃的销量也随之骤降。神州租车被出售,高度依赖神州租车的宝沃汽车销量也在这一年锐减84%。


如果说第一任金主北汽福田是被宝沃拖累,那么第二任金主陆正耀操刀下的神州优车,则把宝沃最终推向了深渊。事实上,宝沃从被陆正耀接手开始,再没有有竞争力的新产品推向市场,为后续的没落埋下伏笔。


“破产并不意味着就是终点。宝沃具有传统车和新能源汽车双重生产资质,密云工厂18万(整车)产能的生产线还是比较值钱的,这对那些新进入造车领域的企业依然很有吸引力。”一位业内人士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


2021年4月,坊间传闻称小米曾有意将宝沃收归囊中,但由于小米出价远低于陆正耀的心理预期,谈判陷入僵持。不过,分析人士认为,宝沃的股权和债权关系十分混乱,小米没有理由再去趟宝沃这趟浑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来源: 财天作者 财经天下周刊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发布评论